我是伞伞🌂


性格大概耿直的一批x
Chanyeol爬墙中♡
土方咕哒不定时回坑☆
我是月球人!🌙
变成乙女战士了x

灿我。bg向,随便写着玩的。

bgm,是灿烈的all of me.链接或者自己找这首吧。


我的目的从一开始就不带有一丝的隐瞒。


无论是每天的嘘寒问暖以及早晚必备的问安,目的从来都是明显的,心情也是摆在明面上的,我喜欢她。


喜欢得不得了。


我靠这份从未体验过的——像是在云端飞行一般的不真切感——这样的随着灵感漂流至任意一个岛屿之间开始着我的创作。音乐的灵感从未先现在这样源源不断的涌现而出,同样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的时刻一般忧愁不断。


很明显的、她似乎有些躲着我。


无论是什么样的事情都分享着,还是说不停地暗示。我不清楚这样的坦露爱意是否是正确的做法,除此之外——...

    “善良會迎來那樣的結局嗎?”

图文不符。

乐队灿


雨几乎是瞬间就来了。

由远及近有小到大,无论是何等程度的雨滴砸在脸庞上都会觉得生痛。

偏偏还就没带着伞。

小巷子黑的可以,不见外边营业商店的灯火照进来也没有两旁住宅楼的亮光洒下来。靠着一旁废弃很久的牌匾下站着躲雨,秋初的夜晚穿着宽松的黑色卫衣,难得不是"朴三件"的搭配,胡乱下着的雨水溅落在宽松领口下温热的皮肤上,又顺着肌理一路滑向小腹,被后来贴在身上的衣服沾走。

穿着及膝短裤、同样也是黑色的,露出在外的小腿肚子被秋风扫过难免会觉得瑟瑟发冷。

好在雨下的不是很大,也很是时候。

乐团的路演刚刚结束,总觉得今晚会发生些什么遂拒绝了朋友的聚会邀请。刚从巷子口拐弯之前还有...

我真的好困(…)

"好困。……"

房子里面透进一抹冬日的阳光,热乎乎的暖气片子顺着厚厚一层的袜子渗入脚底皮肤。小腿的一部分露在浅色毯子外面,穿着有些旧了的黑色保暖裤,上身是舒服的米色毛衣,手中捧着因为长时间使用而有些发烫的手机。不时腾出手来扶着频频滑落的黑色眼睛,偶尔趴的有些难受便稍微倒腾一下换了个位置。
系着深红色围巾的男人全神贯注地切着菜,有秩序的厨房切菜声穿透一层半掩着的玻璃门飘了过来,在听到沙发传过来的懒洋洋的声音后抬了头。

"饭还有一阵时间才能做好,睡会吧。"
"现在都四点钟了、再睡晚上就会失眠了…明天还要早起。…哈欠——"

终于是耐不住困...

关于对爱豆的一些想法。

关于想和爱豆结婚的问题。
结局只可能是no,但是粉丝都还乐此不疲的去想象自己与爱豆的未来。你说这是爱,但绝对不是爱情。
之所以会喜欢上爱豆是因为他在发光发亮,正常人都会想去接触和拥有美好的事物。我可能比较奇怪我更想和我爱豆做朋友(。但这也未尝不是一种和"想结婚"这种因为相似的想法。
只要他能后有一点的好在粉丝心中能永远的发挥出世间万物所不能匹敌的美好、就算几十年后爱豆老去,他也永远都是闪亮的,是想要接近的。
当然纯粹颜狗还是算了8.
这是今天份的伞伞胡思乱想,可能是受到型月一些作品影响我现在越来越爱想这种看上去很容易模糊实际上差别还是挺大的(?)这种问题。
比如我,就很希望和bbx聊天...

晚宴的蓝色蔷薇。

为了守护伸出手的你而到此处.

为了守护你降临你世界.

我一步步走向你。

就摸了,是幼年的咕哒子
是的,今天是六一(不是

暗渡(中)

我一定会再做修改的,这篇写的放飞自我了otz
我流ooc

我爱副长x

时间线变动,有些历史事件会有变动,全当它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好了(buni)bug非常多自己甚至都不知道要怎么挽回了otz

有些设定我瞎几把扯的别当真)一半的知识来自薄樱鬼x我也不知道女性能不能成为小姓…如果不能就做色小姓吧(不是)

————————————

“原来是岛原那位藤丸太夫的妹妹啊!长得和你姐姐还真是像呢,简直是同一个人嘛!阿岁你说是不是……”

有些狭窄的居室内,咕哒面前是三个男子,刚刚那位说话的——此刻正在大笑着,坐在中间,应当是新选组局长,近藤勇了。而坐在他身边的是笑的和蔼的、看上去有些上了年纪的大叔,...

© °伞伞Triam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