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安伞

是这样的,我以后也许都不会喜欢王者荣耀了。你们要取消关注的就快点吧。

『主人~我可是会说“大楚兴陈胜王”的哟~』

『我的新郎呐。』



花嫁扎比子!(什么
说实话没有笔涂一下头发真的认不出来这是扎比子啊!otz

即使没有工具也不能阻止我爱扎比子!她是最好的宝物!

同人文的真相

说的太对了

风说说说说:

就是他娘的這樣的⋯⋯
爆炸哭泣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蔷薇的神谕


2017/4/30 12:20 下午

前期金枪后来黑(?)金黑(?)枪


             蔷薇的神谕





私设如山,但我并不是很希望它成为一个长篇otz挖过的长篇坑一个都没填完过(…)





迪卢:行走于时间缝隙中千百年的不死之人,阅尽世间一切欢愉痛苦,见证一切伟大的开始没落,他是众神的使者,带来一切的未来。凡是他所行之处必会蔷薇盛开土地富饶,因此,人们都称他为:蔷薇的神谕。青春女神赠他礼物,爱之黑痣,与永远的容貌。他的养父安格斯给予他锋利的武器。他的兄弟库丘林教会他无双的武艺。他带给人们的礼物表示众神的爱,他是品行最优秀的骑士,也是最沉默的行者。
(那是潘多拉不愿意打开最后的礼物的执念)






吉尔伽美什:乌鲁克王国之王,幼年时曾受到蔷薇的神谕的礼物:伟大的愤怒,以及三分之二的神血。后来靠着这把武器赢得了王储战争中的胜利,也凭借这把武器,乌鲁克王朝超越了历史上所有兴盛国家的记录。同样,这把武器还带给他一生的挚友,恩都奇。伟大的愤怒是巴比伦之门中除了天之锁和“EA”以外这位全能的王最重视的武器。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再次见到出现在梦中的“蔷薇的神谕”。
(王的欲望永远都不会被填满)




阿尔托莉雅:还未成年的,乌鲁克之全能王的未婚妻。举起了圣剑向着众神留在人间游乐时留下的酒杯[圣杯]发出祈愿,希望能够摆脱这命运的枷锁。万能的父神听到了少女的愿望,派来蔷薇的神谕,带着少女离开。或许是千百年来“蔷薇的神谕”唯一的朋友。
(吾之挚友啊,吾将完成汝的愿望,将那黑色的圣杯,丑陋的邪物,彻底毁灭。)
(其实叫阿尔这个名字我一直想的都是黑枪呆的样子x)








我咕哒子要强势登场:配角。(喂这草率的介绍是什么啊喂!我咕哒子今天就要用石头砸死你![强行被拉下去])







『百灵鸟啾啾鸣叫,溪水潺潺流淌,蔷薇静静开放,幸福稍稍来临。我们歌颂您哟,蔷薇的神谕!众神的礼物!』

已经在写的我有一种要长篇的感觉[瑟瑟发抖]
(存梗,顺便试图填坑)

一切都说再见了,或许真的还能有那一天能够相见的日子吗?
闭上眼什么都会好起来了,但是过去的记忆和一切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了啊……
我知道分别的日子会来到,但是没曾想过竟然是这般提前。
一直都知道这些,也有时在想着未来。
但这确实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的生离死别,即便是不可思议的,即便之后还会不停重复的,但是那死了的,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或许是一生,一辈子,都再也不会回来了。

您说过还要给我写书了,我还记得当时的小红帽系列,我还记得你的声音你的容貌,但我真的好害怕最后当我老苏我会再也想不起来了……
说些这些丧气话什么都改变不了了,再怎么样强大的准备也抵不住此刻的泪水。
你再也记不得我了,也在也不会有这样一位想您这般好的姥爷了。或许这般对您是个解脱,太久了,也太长了,您是该好好休息了。希望您不要孤单,你的安安会一直想着你的,你的家人也会一直想着您的。

我没想到我居然会哭成这个样子,但是,这也许是我唯一能做的了吧。

一路走好。

不……不行啦!太帅了!!!

鸠居。:

【正片四个长条,流量党谨慎点开】

为什么感觉被缩图了TAT

库丘林【lancer】fha红茶店打工服=绵绵

摄/协力=扑扑

其余自理


我我我……我不能放弃睡迪卢的目标!不能被大狗的美色所诱惑!

存个脑洞*我知道我很渣但请不要黑我x

2017/4/4 05:40 下午
Rapunzel
金花魔女
女o
暴力输出(划掉)
可爱奶妈
之前其实是王国最高层地底活动的一个试验品,但其实血统高贵。(也许是另外的一个王国[维京怎么样?]的公主,被高瑟麻麻带走带到另外一个王国卖了)
被囚禁多年,最终被卖到Jack手上,于是开始了报复社会(?)
掌握皇家法术:金花(有治愈的能力,也会有抑制生理反应的作用)
其实说道最后还是一种货物的感觉(疼我rapunzel也许我是后妈)
金花魔法是在做实验的时候蜜汁学习到的,其实是个不逊于艾莎的人(能力,不是指性别)
同样喜欢Flynn,两人都希望可以更深入的了解对方不过时机总是不太对(?)
希望通过自己的能力报复社会于是同意了Jack使用自己能力的想法。
之前曾被不成熟的Flynn试图带走过一次,但是只逃出去了两天,之后被捉回去,加快了遇见Jack

Jack
月色鬼
男A
特别注意:毒(私设一个)品的味道!所以有时候会被认为是贩毒的(…)
传说是有着吸血鬼血统,但是本人还没给出一个具体的回答。
因为身上的味道所以经常被认为是一个贩毒的,事实上干的活也差不多,贩卖抑制剂的。
因为味道的原因被家族里的人所排挤,因为母亲血统的原因,所以在一次无关紧要的错误中被踢出家族,但是成为了一个出色的违法者。
为了让有精神疾病的母亲解脱,在干了一桩大事后回到主宅杀死了母亲。
[这是一个看似正常实则有病的故事]
买回了Rapunzel,其实两人相性还不错来着,在征得Rapunzel的同意后通过Rapunzel的金花魔法开始了更为猖狂的贩毒(?)活动

Hic[后面省略…不会…]
龙巫,男B
据说是唯一的龙巫
因为活动的问题(出没在城市中)所以会让自己的夜煞变成一个可爱小孩子的模样(?!)
在森林里住了很久其实,原本是与这个王国不共戴天的维京人,确实为了报复灭了维京的王国而生。
在Jack被踢出家的那段时间与Jack交好,成为好友。同时因为在森林活动已久所以与梅梅很早前就成为了好友。
其实已经知道Rapunzel就是维京的公主了,所以很照顾Rapunzel,算得上Rapunzel的专业保镖(?)吧…


梅梅[英文名字不会啦xx]
森林猎人,女B,但是是非常强势的B,不会在弓箭上比任何一个A差
其实是TBF的人
表面还是为警局做事的,差不多算是一个『付钱办事』
热爱打猎,总是希望能杀掉一只熊🐻
失去了很多的记忆,最单纯也是最不单纯的一个。

Flynn
江洋大盗,男A
(过去的话还是给个落寞家族的少爷好了←那就应该重新来一个人设了。)
一次被捕但是由于刚刚不久头号通缉犯变成了TBF所以通过一番交谈临时为警局办事。
很久之前和TBF有过一段不错的共处。
喜欢Rapunzel是TBF里人尽皆知的事情了,但是两个人还需要更深入的了解。

尤金
落寞家族[注:这个家族之前还可以的,后来落寞了,落寞之初参与了Rapunzel的活动,所以幼年便成为一家之主的尤金见过更小的Rapunzel。因为通过一段时间的交谈很想让Rapunzel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的生活]的少爷,因为家族原因所以被欺负或者别的(大菠萝里内谁来着)
后来在一次过分的侮辱下(人格分裂…?)

艾莎
罕见的女A,再加上家族就是干这行的所以贼牛逼(雾)
有反骨。
从小便看清王国的内部已经腐坏,同样知道Rapunzel的存在,很喜欢Rapunzel,也很可怜她。从小便是贵族孩子中最优秀的一个。

安娜Anna
女A相对于姐姐来说还是一个不成熟的孩子
总有一种其实rapunzel才是姐姐的妹妹吧这种想法

少年怪物

2017/4/1 10:07 下午
磊我
 
              少年怪物

   『你是怪物,我也是怪物,我们都是怪物。』







  赵阳第一次见到他是在那个几近荒废的实验室,少年模样的试验品就被困在那倒斜的巨大玻璃圆柱中。即便灰尘将表面覆盖着满满当当,赵阳依旧一眼看出了那是个残次品——并没有做到完美的身体,各方面的指数…都与完全的天然骸种差很多,看来是个『植入式骸种』…即便将他唤醒,在如此残酷的世界也难活下来。
不过那个似曾相识的模样倒是勾起了赵阳的一星好奇。




“但是当务之急可不是那个,我的目的还没达到,怎么可能死在这里。”
赵阳从角落里起身,不再看那个管子。她扑棱扑棱黑色长袍上的灰,又卷了卷蒙落尘埃的卷发。继而走向那看似破旧的操控台,身为一个优秀的魔术师,赵阳的眼睛有着『识破』的功能,就比如说现在。
随手一挥便能找出操控台的问题出在了哪里,闭目倒吸一口算不上浑浊的空气,赵阳撸起袖子开始了漫长的维修。
是的,她被困在这个该死的实验室里面了,身为东方古老魔法家族的唯一继承人,赵阳可以通过吸食实验室里面残存的魔法熬上三四天。虽然这个事实很难让人接受,但赵阳确实被同伴遗弃在身处沙漠腹地的骸种实验基地。百年前的事故使这附近本来的绿洲变的荒芜,赵阳还很清楚的记得当时那个令所有人都出乎意料的幕后主使……
赵阳慢慢停下手中的工作,幸亏这里还有一扇不算小的窗,虽然大部分被沙子所掩埋,仍然能从一条缝隙中窥看到外面的天空,就好像很久之前废寝忘食地工作然后一抬眼便是从朝阳变到夕阳。




赵阳发愣,突然就回想起以前好多东西,比如自己温柔的兄长突然倒下没落的家族的未来就靠着自己,不堪一击的家族一夜也消亡,虽然有些诡异却不失时机地出现的魔术会……
一切都不是偶然,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尽管这个结局并不难猜,兄长因为不肯参加魔术会的一个肮脏实验,接着便一直失利。向自己伸出的橄榄枝恐怕也只是想利用家族的优秀血统,自己虽然不觉得这个实验有多不堪,反正已经一无所有的她只要能活下来就好。
不过看来魔术会似乎觉得她的能力已经是一个威胁了呢。



赵阳哂笑,她眯眯眼看着逐渐变灰色的天空,太安静了,真是不可思议的安静。




赵阳打了个哈欠,有揉了揉疲惫的眼睛,却意外听到了似乎是骸种移动的声音。赵阳心头一紧暗道一声不妙,狭窄又脏乱的实验室不适宜打斗,并且听这个声音…来的似乎是适用于暗杀的骸种。自己这样机动性差并且还要保存体力的战五渣魔术师恐怕在这种污染性极强的骸种攻击下存活几率为零。
她略微慌张的扫视实验室,然而绝望地发现没有什么可以使用的工具……
   

       不,还是有的。






渐渐从细小窗缝中透出的不再是夕阳的光,黑夜才是骸种的舞台。谁人都知,骸种会在黑夜里更加锋利,稍有不慎便会命丧黄泉。
更加安静的黑夜慢慢来临,那肮脏的骸种似乎觉得一直躲起来的食物无力逃脱,歪着嘴巴流出恶心的腥臭唾液慢慢往实验室爬行。
躲在黑暗中的赵阳尽可能的抑制住狂跳不止的心脏,骸种的各种能力都比人类要好很多,虽然不是很清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骸种,不过。
赵阳含着一口唾液,她想她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那个似曾相识的,骸种。





黑暗中的骸种慢慢爬到实验室中央,冷清的月光秋水一般,将丑恶的骸种暴露出来。显而易见,发现找不到食物的骸种很生气,明明是半人类的形状,变异的手掌干枯的像是腐朽的尸体一般,凶狠地一摆便将赵阳忙碌一天的成果,也就是工作台轻易摧毁。
赵阳心疼,但是无可奈何,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等待将这个骸种撕碎的时机,她不能失误。事已至此死亡也无所谓,但一想到如此优秀的自己将被恶心又讨厌的骸种吃掉,赵阳就怎么都不能忍了!
在近一点…在近一点!





一跃而下。




“以吾辈之名,唤醒汝之肉体汝之魂魄!
“尊吾为主,护我周全!
“汝之名——
“雷欧!”




好像重复了无数次一般,就连那个名字也不再自己的控制范围,好像烙印在灵魂上的印记,没有原因没有怀疑。
本该如此,护我周全。




黑暗中,一道光割破了肮脏的浊气,一柄龙枪划破世间一切危险。锋利如此,无一盾可囿。
骸种吼叫,似乎还留着一丝的理智,转身想要攻击落在地上的赵阳。赵阳哂笑,讽刺地说:“你以为身为魔术师的会如此失策吗?!去死吧!辣鸡骸种!(╯‵皿′)╯︵┻━┻”
刚欲进攻的骸种一靠近赵阳便被一道雷帐挡住,烧焦的皮肉还冒着一点火,赵阳笑。
“古老东方之魔术可不容尔等杂修瞧不起……雷帝,召来!!”
本该出现在骸种身上的巨大雷电却萦绕在那龙枪上,伴着黑夜的善意将丑陋一下切开。
骸种绝望又愤怒的吼叫终于陪着肉体一起消亡,喷薄的血液溅开花朵,开在黑夜里。赵阳的衣角染上了点点血液,那个骸种也被淋了半身的血液。
现在骸种已经死了,危机也已经接触,长时间的高度紧张,消耗魔力再加上缺乏体力,赵阳踉跄一下,几欲跪倒。
“啊……还真是够麻烦的了……”赵阳头晕,连忙把住旁边的操作台,另一只手扶住脑袋,粗喘。
已经忽略了还有另外一个生物的存在,赵阳不顾形象在操作台上找了块干净的地方盘腿坐下,捏了法诀,口中念念有词。那个人性骸种发觉到了不对劲,也许因为唤醒的缘故所以穿上了与赵阳好似同款的服侍。坚硬的靴子大步踩过尸体,黑色的风衣上的血液也在咒诀中淡淡消失。
赵阳抬头,只能模糊的看到黑色的人影向她走来,赵阳还是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来不及说些什么便没了意识,两眼一黑,向前晕倒。





“…………”
少年及时抱住了昏厥的赵阳。
还以为她要将自己的力量收回去……没想到居然是这么胡闹。无奈叹气,调整了一个舒服的位置让怀里的人睡的更舒服。又考虑再三将自己的风衣脱下给那人披上。
“沙漠夜冷,我怕你冻着。”
低头看赵阳睡颜,不自觉嘴角带笑。
“我不是什么雷欧,我的名字……
“算了,提起只会让你更伤心罢了……”
少年无奈苦笑,落下一个额吻,便再无动作。


TBC
老铁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