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伞伞🌂


性格大概耿直的一批x
Chanyeol爬墙中♡
土方咕哒不定时回坑☆
我是月球人!🌙
变成乙女战士了x

emm,片段而已

我的新寝宫建在一片有草原的地方,那里安静并且空气中充斥着最爱的青草香味。

同样我也会在这里安度晚年,疲劳了几十年的身体是应该得到充分的休息,固定在神巫角色的大脑也说想要回忆着泛黄的岁月。

身边只留下几个照顾我生活的人,这个地方除了美丽的风景再还令我感到无比的孤独,一如几十年前那个黄昏,我和他两个人在寂静的街头相顾无言,但那却是我一生中最真切也是最近的一次体会到『不再孤身一人』的感觉。

这里的天气不是那么好,靠近北方,天早早的就冷了下来,年轻时不懂照顾自己,现在老了腿脚一遇到雨天就疼的要命。看来是自己找了个冰冷的坟墓将自己埋葬。
岁月压抑而缓缓的推进,我日复一日的在这里度日如年。

问身边侍女,我们究竟是活了那么久,还是只活了一天,重复了剩下的日子。

我知道这个问题只有他能回答的上来,他算是我的知音,也是我濒死前最不能放下的人。

人活着只有一辈子,他已经没有了未来,我不想让他在时间的缝隙中艰难丑陋的苟且偷生,可又能为他做什么呢?

我掩面痛哭,风吹上高塔,我好似又听见他熟悉而又亲切的声音。

『不要痛苦,我会为你而难过。』

回忆终究是把刀子,为了将破碎的记忆重新拼凑成完好的模样,我终日痛苦不已,这里阴沉沉的,我想要离开,但人们不会允许。

什么时候会迎来最后的一天黄昏,我想还是不要在那时死去,我的死亡会让天边破开口子,所有不曾见的光都会冷清又无情的将我的尸体笼罩,那便是最难过的时候,一个人的兵荒马乱,两个人的不肯忘怀。

我想,还是清晨离去的好。

我还会有大把的时间去找他,然后用一天的时间陪他再去旅行,我们还要去水都,再去吃最美味的杯面,再骑一次黑色陆行鸟,再听我唱最后一支歌,再看最后一次黄昏。

我想着这些,告诉身边的人,我将度过最后一个艰难的夜晚,谁也不要来打扰我。

我有预感,他要来了。

好像是多年之前,那个刚刚成年的小姑娘,那个刚刚成为神巫的女性,那个刚刚为婚事而伤心不已的准新娘,那个为他的遭遇而愤懑不平的她,才会产生的那种复杂情感。

我爱他,亦或者不爱他。

我安详的看着窗外不会有尸骸出现的草原,这可能是他故意而为的。他可以让整个世界都陷入惶恐与黑暗,但他一定会唯独留给我一份永昼般的太阳和温暖。

他爱我,亦或者不爱我。

听着古朴的时钟滴答滴答的,我早已心急如焚,黑夜已经铺天盖地,忽而狂风起,卷着素白的窗帘翻飞。我抿唇一笑,心中已经了然。

『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评论 ( 1 )
热度 ( 1 )

© °伞伞Triam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