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伞伞🌂


性格大概耿直的一批x
Chanyeol爬墙中♡
土方咕哒不定时回坑☆
我是月球人!🌙
变成乙女战士了x

关于禁止感情

我看着今日来到的最后一位伤员踏进属于我的医务室,他看上去型号老旧,躯体上遍布着大小伤痕。他看上去和别的伤员无不同,除了不属于他被生产出来时所绑扎的发绳。



  “天水JW225,这是维.....不,在下的信息。”



  我注意到对方的停顿以及错误的称呼,但身为医疗型号的我是管不了那么多的。在信息中枢上并没有在【天水】型号找到225号,皱着眉头再次问着对方的尾数字。



  “抱歉,并没有搜索到225号,请确认,并且重复您的尾数字!”



  一天的工作虽然不会让最新型的人造人感觉到疲劳,但是唯独我,从最深处产生的不知名的病毒,让我慢慢像我们伟大的人类一样,感受到这世间一切的事物,这是不被允许的,人造人,禁止感情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却没有注意到对方明显的呆愣,重新相对时,对方微笑着解释道:“您可能是新上任的新料型号,在下的尾数字为202,但因为他......”



  

  似乎讲到了他的伤痛的地方,我缄默着将这位似乎产生了同样病毒的人造人登记了上去,暗夜中淡淡发着荧光的屏幕照亮了彼此二人的面庞。

 



  天水型号是在六年前生产的战斗型人造人,当年却在夺回之战中因敌方的干扰病毒报废了将近三分之二的数量,随后在四年前,颍川型号人造人被生产出来,他们的任务便是保护着天水型号脆弱的病毒抵抗能力。

 


  对方,大概也是在今天的战斗中失去了陪伴在自己身边的颍川吧。内心的想法如实的表现在了我的脸上,从对方的一切信息综合来看,对方是六年前最早生产的那批天水型号。



  大概是无法想象的,六年前的天水型号现在只剩下七位,忍受着长达不可思议的六年的岁月,内心一定被病毒侵扰的痛不欲生吧,不知道对方的颍川,有没有帮助他呢......



  大概还是没有的吧。对方察觉到了一丝敏感的气息,他知道我们便是一路人。


 

  “您有颍川在身边吗?”



  大概是没能想到看上去冰冷的我会主动问出这样的问题,他愣了一会才回答着:“有的,他一直都陪伴着我。”



  “......请到仪器上去,鉴于您的战损面积较大,过程可能会经受较大的疼痛,如果您忍不住,可以将您的故事告诉我。”


  

  对方顺从的点了头,躺在淡蓝色的机械上,待搁置好了身体,他开了口。

 

  “姑娘....”



  “姑娘,人类对女性的称呼。......您,愿意怎么叫便怎样叫吧。”



  对方被我的语言所取笑,他笑了个够,最后对我说:“姑娘也不必那样拘谨,在下姜维,我的颍川,他叫我伯约。”



  “那是您的名字...?人造人是不具有人类才会拥有的圣洁的名字。”



  “我的颍川,他便是像人类一样的宝物。”



  随后便是长久的安静,只听到机器运转时的嗡嗡的声响,随后,又是姜维开了口。



  “姑娘,能听我讲讲我的故事吗?”



  他的语气可怜兼有恳求,却给我一种沙漠中遇见绿洲的喜悦,久逢甘露,对人造人或者可以说是得到了最完整的资源。但无论怎样形容,那都是人造人所不能描绘的情感。



  人造人,禁止情感。



  “我的颍川,他大概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不,是人造人了。”



  他像是说到了动情处,情绪越发激动。



  “那个不属于您的发绳,是您颍川的吗?”



  似乎是问到了这样的地方,从未凭着感情说话的我,看着他受伤的眼睛,却萌生出了新的感情,那是一种酸涩的,纠结的,我搜索了所有资料,最后发现,这是人类的悲伤。



  再次警告自己,人造人,禁止感情。



  随后对方便回复了温暖的笑容,摩挲着那个摘了下来的发绳,看上去已经破旧不已,姜维却自豪的向我炫耀道:“这是我好不容易才从他那里讨来的,怎么样,好看吗?”



  我看着甚至已经磨破了一块的蓝色发绳,虽然洗的已经开始泛白,但是那种感情,大概是爱吧。



  我安静的点着头。我知道的,并不是这样。突然是迫切的心情,我想知道,人造人究竟会不会拥有完全像是人类一样的情感,想要将人造人像是挖心蚀骨一样知道的一清二楚。我很害怕,同时却又敬仰着这种疯狂的想法,像是渴求母乳的孩童。



  “那么现在,您的颍川又在哪里呢?”



  “他呀,现在正在沉睡呢,睡的很香,你可,千万别去打扰他。”



  真的如同对着沉睡的人轻声呢喃一样,明明沾染了数不清的罪孽与杀气,明明是不觉有情感的人造人,但他的语气,听起来充满了宠溺。



  “最后一个问题,您和您的颍川,是恋人吗?”



  “不,我们不是恋人,我们是有着共同梦想与追求的比翼鸟,更是亲人......但,人造人。”



禁止感情。



  这究竟是悲哀,亦或是庆幸,终究还是要感谢吧,自始自终都信奉着如同戒律一样不可打破的魔咒,所以,才感受不到伤痛,就算生死相隔,就算从始至终的欺骗着自己。



  我这样想着,治疗已经结束,对方从仪器上下来,我麻木的听着他对我道谢,疯狂的谜题答案已经浮出水面。



  人造人终究不会是人类,因为人造人,禁止感情


 

  我紧紧握着手中的属于天水配置的发绳,在姜维走出医疗室后,默默看着额外调查处的情报。

 

 

  【两年前,颍川ZH225(所属于天水JW202)在一场夺回战争中报废,经基地,芯片摘除出,保存。】



  【一年前,检测到医疗型号JZ14产生新型病毒,与zh225芯片病毒类型相同,经会议,决定将zh225芯片移植入医疗型号JZ14。】



  我看着手臂上的一模一样的JZ14,仿佛陷入了混乱,一个人的兵荒马乱,我错不及防的接下了他给我的伤害,我思考着是否要逃离这里,可我除了这里,还有哪里可以呆着呢?



  跌跌撞撞瘫倒在椅子上,无法抑制住的病毒开始肆意侵蚀着我的一切,眼部出现的液体令我惊慌无比,想要抹去却越发的不可收拾。



  从窗外看着这每日都会见到的一成不变的遥远的地球,看他渺小,深邃。



     我们终究在为谁而战?



  ——而在思考一切的前提,都是那条不可违抗的命令:



          人造人,禁止感情。



END

借用了一下尼尔机械纪元的设定和背景,姜钟就像2B和9S那样如影随形。

感觉也在大致讲了一下关于尼尔的一种类似于情感?或者是一些深奥的东西。

听歌bgm,也是尼尔的歌,总之就是这个游戏有毒!

虽然没出现钟会,而且也在不停的跑歪,最重要的还是刀子...!

总之就是:会其实喜欢姜维,可是姜维不把同样的喜欢释放,因为那个命令x最后钟会死了,他的芯片他的感情都有“我”来继承,而“我”差不多是把这份感情画上一个终结吧。

评论
热度 ( 24 )

© °伞伞Triam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