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伞伞🌂


性格大概耿直的一批x
Chanyeol爬墙中♡
土方咕哒不定时回坑☆
我是月球人!🌙
变成乙女战士了x

【土方咕哒】不可控因素(一)

  试图开启新世界的大门x

 设定成谜,纯粹的就是日常一类(?

 坚定地土方咕哒x——大概吧说不定中途还有总司咕哒x

几句话其他cp,正面看是all咕哒x

我的目标是让土方咕哒tag都是粮(做梦

 

 

       【藤丸立香背着包从上坡一路跑了过来,阳光一直都照在背包上的小挂链上,猫咪形状的装饰物叮叮当当撞击在一起并且闪闪发光着。】

 

 

    道馆开在一条并不是很热闹的街上,白日里除了偶尔出门晒太阳的阿婆阿公,要么就是慵懒的黑猫白猫趴在道馆对面的花店门前咪咪的叫着。花店是外乡人开的,是为帅气的小哥,日语说的确实非常的地道,偶尔立香会进去买几朵花儿插在道馆门口的花瓶上,花瓶是花店老板送的,老板人很好,并非想要挣钱才开店的,花很便宜,而且很新鲜很漂亮,包装的纸的花纹也非常淡雅。立香路过的时候会很有礼貌的向店长打招呼,将头发染成白色的店长有时是坐在门前的藤椅上抱着似猫非猫名为芙芙的小动物看着纯英文的书。偶尔冲田小姐也会溜达到花店那面和店长聊天,他们很合得来——尤其是在吐槽土方先生的时候。立香也偶尔加入他们,不过通常在店长泡好花茶之后立香便能见到黑着脸的土方先生从道馆走出来——冲田小姐便会邀请店长一起去道馆喝茶吃点心。天气不好的时候土方先生是不愿意练剑的,因此土方先生就将自己卧室的门紧紧关上,冲田小姐这个时候是最开心的,如果运气好可以再看到新的俳句之后嘲讽土方先生,如果不能如愿,那冲田小姐还是会很开心的去隔壁,同店长一起聊着天南地北。



   立香是这里——直接一点便是唯一的学员,尽管是偏僻的乡下也不会缺大的道馆,或许是因为第一眼便被土方岁三——第一次见面穿着过时的,有些土的浅葱色羽织的高大男人,与同样穿着的,还一边吃着金平糖的冲田总司。忘记了是在哪里为什么要这样见面的两人,藤丸立香变这样迷迷糊糊的成为了天然理心流的学员。



   立香不是一个人住,她还有一位同名的兄长,对于学习剑术的事情——反而是哥哥最没有资格说什么,武藏小姐在家住了都快有三个月了,更不要说在武藏小姐和兄长确认关系前兄长的另外一些saber系女子了x



   有时候的夏天立香会在道馆住下,反正空房间多的是,只不过听冲田小姐笑着说什么其实都是有人住的话的时候,还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土方先生这个时候会不轻不重的用他的刀——是很有名的二代和泉守,稍稍拔出来一些,锋利的剑刃会折射出冰冷的光芒,尽管土方先生此时并不会透露半分杀气,立香还是会觉得胆战心惊,并非因为土方先生冲田小姐还是冲田小姐的半冷鬼故事,而是,所不能描述的悲哀以及痛苦。和店长聊天时偶然得知,土方先生和冲田小姐都自称是武士——不过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啦,怎么还会有真正的武士呢,立香总是把它当玩笑话,可每当拔刀之时由不由自主会联想到这些。



   最后立香会睡在土方先生的隔壁的房间。是很让人安心的,院子里只剩下绿叶的樱花树在晚风中会沙沙作响,能够看到隔壁的灯火还未熄灭,一点点的暖黄色光芒便可以驱散心头的慌张。是不会做噩梦的,但如果和冲田小姐一起睡的话——冲田小姐得了病,她会在半夜悄悄起身走到庭院中,将沾染血迹的手帕洗干净,有时候会再在树下待一会。偏僻的乡下还是能够看到星空的,星星很漂亮,但还是更想去沙漠中看看那里的不同景象。要么是立香要么是土方先生,总会有人去找冲田小姐的,偶尔会是三个人一起在树下吃着点心——下午没吃完的冷掉的点心。若是月色晴朗,土方先生会低声念叨着想出来的俳句,随后又回到屋里重新点上一盏灯,奋笔疾书起来,而每当此时都会与冲田小姐心照不宣地笑起来。



   “如果**也在就好了呢~”



   听不见,不能够听见。不知道怎么的,便想起了道馆中随处可见的“诚”字旗,心头往往要炸裂出什么来,眼眶会不知原因的湿润起来,土方先生这个时候会回来督促立香和冲田小姐去睡觉。这个时候往往是半夜了,很困的,毕竟明天还要早起练剑。



    便互相道了晚安,寂静的夜里只剩下庭院中的樱花树还在沙沙作响。


   “晚安。”



    tbc

评论 ( 1 )
热度 ( 7 )

© °伞伞Triam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