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伞伞🌂


性格大概耿直的一批x
Chanyeol爬墙中♡
土方咕哒不定时回坑☆
我是月球人!🌙
变成乙女战士了x

【土方咕哒】不可控因素(二)

不可避免的ooc——比如说我觉得土方先生对祭典的态度应该是会去——

因为太匆忙了(才不是)所以很多地方没有细化bug和伏笔一起出现——就很难受x

我流土方咕哒,自娱自乐产物——开心的摸鱼√

一 樱花祭🌸


春天到了。


土方先生很喜欢的是梅花。但是作为武士,樱花是最配的,庭院中的那棵樱花树抽枝发芽,粉色的花苞已然探出头来。立香换上粉色的和服坐在走廊上看着庭院有些发呆,立香不爱呆在学校又讨厌束缚着的东西,这个世界轻飘飘的,好像在梦里,连阳光都想是加了粉红色的滤镜,困意来的也快,在打了个哈欠之后靠在一旁柱子上闭上了眼睛。

说来也奇怪,如果在道场的话便会很安心的睡去,这里十分暖和,并且非常舒服,清风和煦,安静祥和,偶有鸟雀叽喳飞过屋檐,也不曾妨碍立香的休息。

马上就会有樱花祭吧,神社那边的樱花开的很漂亮,可以和土方先生和冲田小姐一起去,如果没有合适的衣服的话——兄长的衣服土方先生穿上去一定会显得很小,冲田小姐看上去比我还要矮一些,如果收一收的话,我那件淡蓝色的和服还可以穿。不过土方先生那么严肃的人——平时也不见他外出等等,该不会是个死宅吧——

立香轻轻弯起嘴角,也不知道是发出了声音,不知何时握着茶杯的土方先生坐在了身旁,并不是很近的距离,微微睁开眼土方先生的美颜便在眼前。他非常的俊美。无论是细长的眉,上挑的眼,挺拔的鼻梁还是薄薄的唇,都像是经过精雕细琢而出,见过土方先生的人都会为他的容貌而惊讶,不少人都赞美他的容貌,更多的便是称赞他的气势与谈吐间的不凡。如果说土方先生有什么缺点的话,那一定就是他的俳句了。

或许是视线一直停留在土方先生的脸上,他开口问道,有什么东西吗,我的脸上。

立香忙是摇头,不不不,土方先生您非常好看...!呜虽然很失礼来着,但是您的容貌让我的眼睛已经移不开啦。

大概是没想到立香会如此耿直的将话说出口,土方先是有些愣神,是错觉吧!立香看到土方先生的耳朵微微有些发红,随后的土方先生还可爱的别过了头。立香嘻嘻的笑着,没想到突然的只求会对土方先生这么好用...!

“就算你这么说...我生来便是这样子的,就算你说我也不能改变。”

“为什么要变呢...永远这样这样多好——”

土方先生没有接着说什么,捧着茶杯抿了一口,眼睛看着春日庭院。

立香转过头来,甩着两条腿。风有一阵没一阵的吹着,静静赏着或许有些普通的景色。两人间没有任何言语,土方先生的茶见了底儿,立香眼睛见看到了,一骨碌站了起来,笑着说我去再给您倒一杯茶来。说罢便跑了没影,土方先生看着少女的动作竟是片刻发愣,这丫头在梦中性情变了不少——原本之前还是那般畏惧自己。

丰玉师傅不禁想为这等变化记录下来,和煦的春风搔挠脸颊,土方岁三这才注意到,自己最喜爱的春天已然到来。

立香端着茶快步赶回来,土方先生还坐在原地,只不过这次的茶被放在了一旁,氤氲热气静静消散。土方先生开口说道。

“——就算再怎样口渴,两杯茶对于我来说也太过勉强了。”

立香的脸一下就红了——为自己的愚钝。

立刻鞠躬来向面前放松姿态坐着的男人道歉着。

“还有啊,你这丫头,又不是谁的小姓——这种杂事不需你来做。”

立香抬了头,有些吃惊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土方先生——!”

被叫到的人和叫的人都有些的吃惊,立香再次低下了头,有些支支吾吾的说出后面的请求。

“那…那个…春天嘛…该有…嗯……说出来真的不好意思呢——但是为了让土方先生休息一天…啊一天的时间不太正确,总之就是——!

“土方先生!樱花祭!”


穿上最喜欢的粉色樱花和服,与冲田小姐走在热闹的樱花祭,虽怀抱着大包的零食,最近咬住的是这里最美味的苹果糖,冲田小姐很新奇的四处张望,左手还拎着刚刚钓上来的金鱼。土方先生很干脆的回绝了立香的请求,虽然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忍不住的失落,表情如同委屈的猫咪——反而是隔壁花店老板对这种活动表示非常好奇,土方先生便顺水推舟——心心念念想让土方先生穿上的紫色和服也未能如愿——黑色的衣服看上去无比的压抑,虽然很干净是啦。

“哦呀哦呀!立香立,你看那个!”

在立香走神之时花店的老板指向天空,冲田小姐在一旁也发出开心的叫声,无疑是好美啊,诸如此类的话语。烟花声非常的大,之后就算靠在耳边说什么恐怕也再难听请。立香拿着咬了一半的苹果糖,将头歪在一边,这里的人——虽然都不曾相识却都沉浸在这美妙的时刻,并非任何令人感动的烟花,春日的风吹的有些头痛——不知怎么,立香回想起了今天的噩梦。

有更加美丽壮观的花火——热浪拍击面颊,火舌亲吻四肢,灼烧着的温度侵蚀梦境的真实,耳边炸响了狂风——


【——————————无法逃避】



“你在哪里发什么呆,被噩梦纠缠便如此脆弱——作为天然理心流的学生,未免也太不过格了!”

从噩梦中拯救的是严厉至极的声音——以及头上的痛感,土方先生穿着一成不变的黑色衣服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的身边,表情严肃却并非看着自己,立香追随着男人的目光,却突然迎来措不及防的一句话。

“关于你上午说的话——”

“可以在道场一直住下,无论是春夏秋冬也好——!是这样吗!”

立香如此激动的说道,土方先生闭目皱眉,男人接着说道。

“真是的,没有礼貌的丫头也不知道不能打断别人说话吗!——”

“什么!立香要来道场住!那可是天大的好消息呀土方!”说话的是总司,一起围过来的还有笑眯眯却不说话的花店老板。

土方先生别了一下头,说出答复。

“可以是可以——不过既然要住在乡下的穷苦道馆便要做好吃苦的准备,如果有半分的不满,立刻逐出。”

“——太棒了!!非常感激!!”

所有人都开心的笑了,不过后知后觉的总司嘴角的笑意变了点味道。

“咦,土方,不是说不会来这种乱糟糟的地方吗?——”

“明天、后天、以及这个月,都吃腌萝卜了。”

“——!不——!”

Tbc

自娱自乐真开心xx

评论
热度 ( 5 )

© °伞伞Triam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