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伞伞🌂


性格大概耿直的一批x
Chanyeol爬墙中♡
土方咕哒不定时回坑☆
我是月球人!🌙
变成乙女战士了x

暗渡(中)

我一定会再做修改的,这篇写的放飞自我了otz
我流ooc

我爱副长x

时间线变动,有些历史事件会有变动,全当它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好了(buni)bug非常多自己甚至都不知道要怎么挽回了otz

有些设定我瞎几把扯的别当真)一半的知识来自薄樱鬼x我也不知道女性能不能成为小姓…如果不能就做色小姓吧(不是)


————————————

“原来是岛原那位藤丸太夫的妹妹啊!长得和你姐姐还真是像呢,简直是同一个人嘛!阿岁你说是不是……”

有些狭窄的居室内,咕哒面前是三个男子,刚刚那位说话的——此刻正在大笑着,坐在中间,应当是新选组局长,近藤勇了。而坐在他身边的是笑的和蔼的、看上去有些上了年纪的大叔,另外一位,便是一直皱眉的副长了。

“让她做你的小姓吧,阿岁。”

那个豪放的男人说罢,小小的空间内便被安静所挤满。

咕哒心跳声逐渐放大,作为自己的妹妹的替身,这种事情太过于奇怪。

少女小心的抬了抬眼睛,只是轻轻看着皱着眉的,熟悉却又不属于自己的男人。

不会因为御主和从者关系将刀尖永远朝向敌人,锋利的和泉守大概会为身份可疑的少女温热的血兴奋。

根本就不了解他,陌生的没有办法让自己安心,狂跳不止的胸膛那处,只觉得头脑发晕,眼前冒了不少星星。

“倒是近藤兄你身边……”

土方岁三的话没有被说完便被近藤勇打断,“阿岁,就让她做你的小姓吧。身为副长,怎么能没有小姓照顾起居呢?这事就定下来了。”

是安全的安排,但是咕哒却觉得越发心惊担颤——一时间也说不出来不对的地方,微妙的第六感告诉少女一切的不对头。

“啊啊啊,居然忘记问你的名字了,记性真是越来越差了,你叫什么名字?”近藤勇挠着头一边哈哈笑着,这爽朗的模样真是让人看不出半点是刽子手集团的领导者——

咕哒走神想着,半天也没开口。三人中剩下的大叔看着咕哒不说话还以为是受到了惊吓,温声安慰了几句,咕哒抬了头,却迎接了另外一道视线。

“藤丸太夫的妹妹有点痴傻,大概是吓到了。”安慰咕哒的大叔这么苦笑着看向另外两人。

“……咕哒……”

总不会有姐姐妹妹一样名字,随口说了自己昵称,权当做自己脑子不好使的人设了。

“咕哒……?这名字听起来奇怪,大概是姐姐这么叫你吧。那阿岁,你的小姓就由你来管了。”

近藤勇在说完之后便起身离去,同样的,慈祥的大叔也在报上名号后离去。

“——井上源三郎。”


咕哒有印象的,新选组的权力中心,多摩乡下道场的四个人——四个人?

这才惊讶的发现了什么,但是,但是不可以说。

咕哒沉默着等待接下来的安排。


房间里只剩下两人。

男人突然开口说道,

“藤丸立香。”

————————————

伊东甲子太郎拒绝了近藤勇的邀请。

也就是说,这个让自己讨厌的男人没有加入新选组。


春天不知不觉就来到了。

在屯所不远处有棵樱花树,最近到了季节便纷纷攘攘开了一树,虽不是最美的时候,但许久未见樱花的土方岁三还是心情大好忍不住写下一首俳句。

“人世皆攘攘,樱花默然转瞬逝,相对唯顷刻。”

将随身带着的笔放下,颇有些自满的反复看着刚做成的俳句,再抬头看看面前的樱花树。

树下有佳人。

对于相同模样的藤丸太夫,土方岁三并不能够给予明确的态度,是喜欢多一些,还是嗤之以鼻。同样的灵魂却行不同之事,若非若有若无的魔力供给,自己快要忘记身为从者的事实。大概少女的容貌也逐渐与面前之人重叠,这种不真实感让土方岁三心生烦躁,不能控制的事情,无法掌握的人。

“土方先生。”

藤丸太夫行礼后并排——站在土方岁三身后一点的位置,并不是并排而立。微妙的差距让土方岁三有些愣神,手中的俳句集无意间被藤丸太夫看去一眼,女人遮住小巧又艳红的唇轻轻笑着。

土方岁三皱着眉没有说什么。

风一直没有停下,只是,安静的吹散脆弱的樱花。

何等不合时宜的出现。


在京都名声大噪的新选组突然队员锐减,又突然回到了壬生寺,公务在减少,身体也轻松了不少。土方岁三虽知这是圣杯搞的古怪——暗中让山崎烝调查橙红色的少女,京都只有这么大小,少女却如同石沉大海般没有一丝的动静。不可能会去别的地方,不可能会被杀掉。

但不能让自己离开京都,倘若自己离开,没有任何能力可以找到自己的少女更是会从此消失。


又来了,这让自己无比郁闷的失控。

本来应该握在手中——



“阿岁,我们回江户吧。”


藤丸太夫一杯一杯的敬酒,话却是要比之前少的多,本不善酒力的土方岁三却是奇了怪的一杯一杯饮下。

谁都没有说话,谁都在打着小算盘。

“回到江户,便无法与你见面了。”

论平时,土方岁三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藤丸很清楚自己就算再像也不是那位少女,身体可以承认,眼睛却不会骗人。

每每对视,都满是猜疑。

“是的,虽然很舍不得您。”

但是现在不太一样,或许是喝醉了的原因,猜疑逐渐变成替代,直到眼中完全都是藤丸立香这个灵魂。

“唔……”

土方岁三捏住女人的脸,看那红艳的唇微微张开。

女人却还在想,面前的人真是完美的。并非愚蠢,接下来的事情都轻车熟路。

是的,会是一个绵长又热烈的亲吻,如果说用吻来形容,是完全不对的,男人对于女人的态度更多的是粗暴,是替身而已,只有对她可以做不可以的事情,对于藤丸太夫是毫无爱意的。而女人却用尽了爱——可笑的,去回应一切不属于自己的。

在亲吻过后,藤丸确认他是醉了。

那么接下来将是最后一次了。


“啊啊,明明是最后一次,但是我还是好高兴啊……岁三…终于由我改变了您被这个世界消除的结局了呢。”


说罢,便被死扼住喉咙。



“啧……果然问题出在你身上。

“我怎么才能回去。

“藤丸立香……不,是占有她灵魂的污浊之物。”

——————
Tbc
等我修好电脑再改改xx加上车车争取破万吧()

评论 ( 1 )
热度 ( 4 )

© °伞伞Triam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