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伞伞🌂


性格大概耿直的一批x
Chanyeol爬墙中♡
土方咕哒不定时回坑☆
我是月球人!🌙
变成乙女战士了x

[土方咕哒]暗渡(上)

特异点失散的两人,分别遇到了属于那个时代的“两人”

从者(新选组)土方×master咕哒

新选组副长(从者)土方×岛原大夫立香

主要是,特异点的一对还有游戏向的一对。

气氛比较搞笑的是特异点副长×咕哒,剩下一组有点奇怪的是从者副长×特异点的
特异点的副长让我写的好奇怪啊x

两个人错开了时间,这才是特异点需要修复的原因。

看上去是两条线,一定会有bug…!争取上中下完事x

是土方池祭品了…!!现在开始攒人品,希望五一给写完!!

————————————————————————————

[我会伸出手,无论是哪个“你”都要紧紧抓住。]



(上)

这无疑是一次失败的转移。

周遭的建筑看上去是日本末期时代,男人佩戴武士刀,女人挽起头发。清一色的和服,少女躲在小路的阴影处,倘若让这里的人看到了她奇怪的衣服,一定会被抓到牢中吧。

跟随来的从者只有土方岁三——这次的特异点是明治维新时期,与之前的特异点并不相同。本想带着新选组二人重回故地,但冲田总司最近的病情有些加重,只带上了土方先生。

时断时续的通讯系统只能联系到少女一人,不知何故,土方岁三那里始终不能取得联系。武士时代没有足够的魔力或是灵基能够再次从迦勒底召唤从者,也就是说,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少女撩了下因为匆忙逃窜而变的凌乱的刘海,全身都是汗,怎么说也是初夏的时节了,还是好想念迦勒底舒服的气温——!少女跺了跺脚准备离开这个地方,小巷子背后是一点也不热闹的小路,是行动的好地方。说实话脑子里咕哒咕哒的一点计划和方向都没有,任务难度非常之大,魔力E的男人在平时甚至都不会灵子化,虽然说内心拒绝是一大部分,但是对魔术一窍不通的武士真的会灵子化吗…?!——咳,跑偏了,啊呀呀真是的,关键时刻总是在想些其他奇怪的事情……

立香挠着头走出巷子,乱七八糟的想着这些事情。

“太惨了——还是先先到能够睡觉的地方吧……”

“孤身一人的女子也敢在如今无比混乱的京都郊外安然入睡?是天生无畏还是在谋划着什么……站住,再走动一下,砍了你。”

明明突然出现的声音是最耳熟的,却在转身之后吃了大惊,不仅惊讶于看上去更年轻些的男人和浅葱色——那件不会被穿上的羽织,更惊吓于到后来越发冷漠的话语。

脑子转的快一些,立刻就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啊啊,真是一次失败的转移——真不巧,遇到正主了。

“不管你是谁,和我走一遭吧。”

——————————————————————

乱糟糟又暧昧的岛原。

敏锐的男人一猜便知真相,身边的丫头在醒来之后哪里都找不到,原本就是紧锁的眉头又重了几分。既然是在京都……该死的,现在又是什么时候,席间都是烂醉如泥的酒鬼,打眼一看是近藤大哥、原田,斋藤……藤堂与总司并不在此处,这并不能判断出来些什么。本是不会喝酒的人,房间内又满是脂粉香气和酒气,起身离席,只是说着想要出去透气,在拉开门的一瞬间被吓了一跳,差点撞上了要入门的妓女……

不,更糟糕的是一头在熟悉不过的橙发,以及——


“ひきかたせん.”

糟糕透了的开始。


“土方先生,想要去哪里呢?宴席才进行到最热闹的地方,中途离席会扫了大家的兴致呢。”

明亮的眼睛狡黠的一眨一眨,那面孔一时间让鬼之副长也不知道该如何做答。

“——是土方先生着急着想要直接享受着夜色了吗-”


绝非是自己所熟知的少女所会有的举动,面前酷似藤丸立香的女人一举一动都透露着诱惑与风情,是成熟的果子待人采撷。土方岁三得出这个结论后有冷下了脸,淡淡地说着:“不过厌倦了里面的吵闹,出来透气罢了。充其量不过是岛原的妓女罢了,这样的关心话,不用你来说。”

被嘲讽的妓女并没有表现出相同面貌的少女所会表现出的难过,并没有任何表情的波动,只是稍稍靠远了些,微微欠身,不急不缓地走进了宴会中的房间。只是拉开门的前一刻,又扭了头,轻轻撇了一眼土方岁三。

——挑不出任何的不同,同一个模子中装有不同的灵魂,失神的瞬间,将她认做了少女。

“该死的。”

不自觉的红晕爬上了脸,幸好没有人看见,否则会被吓的睡不好觉。


————————————————————————

很尴尬的场景……

羁绊十是前几个月的事情,现在却被同一个人押送回到屯所,自己觉得尴尬不已,对方却不能体会到半分,想着如何解释的同时还不忘记偷偷看两眼年轻的副长——

“再偷看砍了你。”

“噫!太凶了吧!偷看还不是因为您太帅气了吗!”

他的语气太过熟悉了,甚至下意识用了平时和土方先生说话的态度——是打直球,对付猫系的副长非常好用的手段👌

但是话说出口的时候便后悔了,此副长非彼副长啊…!在完全不熟悉的情况下会出问题吧!完了完了!看来看来最后必须要用grand脱身了…!

身边的脚步声也停了下来,少女越来越紧张,头快埋到地上了,大危机!这个特异点的人理修复值已经快到A+++了吧…!

“你是江户人…?”

“欸?”

————————————————————————————

“阿岁啊,藤丸大夫不是你看好的吗?今天怎么态度变了这么多啊,要对女人负责啊!这才是武士!嗝…”

土方岁三颇有些无奈的看着已经醉到神志不清的近藤大哥,又看着门口送客的藤丸大夫——早知道,岛原的大夫不同于一般的妓女,非常有学识并且身份要比普通妓女高贵的多,并不是想要大夫服侍便能服侍的。

从近藤大哥嘴里大概听了七七八八有用的信息——看来是这个世界的自己,与女人有些交集。

狭长的丹凤眼细细眯了起来重新打量着嘴角始终挂着淡淡笑容的女人。

怎样都不会认错的气质,为何刚刚会差生错觉,是因为这个世界的自己的缘故吗?

新选组的队员零零散散地从岛原走出来,身为大夫的女人完全没有必要亲自送客,牵挂的无非只有一个男人罢了。也难怪会被近藤大哥这样一顿说教,只不过让自己扮演什么好人是没有可能的了。

但是——

“我会再来找你的。”


对女人这么说道,说实在的这算不算动心或者说背叛,完全不好下定论,出去好奇——或者说完全当做替身了。既然是已经有了些关系,那么心里一直想却又不好对未成年的少女做的一些事情便可以借此抒发出来了。未免的会被认为有些卑鄙——身为狂战士,这种事情,一定是收到狂化的影响吧。

TBC
求实话我突然想写刀子了——
等土方咕哒啥时候让我搞出30tag了我就在咕哒子tag上搞个整理(没可能了)

评论 ( 1 )
热度 ( 6 )

© °伞伞Triamis | Powered by LOFTER